《下水道的美人鱼》

《下水道的美人鱼》

然而风湿既已搏结于一身,但去补气而不去祛风利湿,亦非救误之道也。故饮水虽快,而多则不能易消,火上冲而作呃逆耳。

多用黄连,而不君之人参,则有勇无谋,必至斩杀过甚,反伤元气,又有主弱臣强之虞矣,虽救君于顷刻,而不能卫君于崇朝,不几虚用奇兵哉。至于转气之后,反用招魂汤者,岂魂尚未回,魄尚未返,而用此以招之乎?

方中通利水火,而又加平肝补血之药者,盖血症最惧肝木克脾胃,则脾胃之气不能升腾,而气乃下陷,气陷而血又何从而升散乎。夫火则终日痛,而必非时痛时止者。

即气之不顺,非风之作祟也。 凡郁怒而不甚者,服此方无不心旷神怡。

倘多用桂枝汤则焦头烂额,曷胜其祛除乎。然止可救一时之急,而不可泻长久之火。

凡日间发厥之症,俱可治之,无不神效。而心包之火正衰也。

Leave a Reply